爪爪冷

頭像by烤焦魚^p^

長達十二个月的五月病。
基三坑底。

不老歌:http://bulaoge.net/topic.blg?tuid=91154&tid=2959331#Content

© 爪爪冷

Powered by LOFTER

[全職]腦~洞~關~鍵~字~

(雖然是好幾天前玩出來的結果)

今天為周江提供的腦洞關鍵字是①冷冷的吻②病入膏肓③既視感

 

*不用點了,我自己來(爆衣)多讓人無法克制的關鍵字…江副hshshs ^p^(第一百零一次的放棄治療(。

*...內容物與關鍵字不符(抹臉)

 ----------------------------------------------------------------------------

 

午後雷陣雨總是殺的人措手不及,就算是做事向來周到的輪迴副隊長再細心也預測不到唰的一聲就降下來的滂沱大雨。

 

在路上被大雨突襲成功的江波濤抬起了平時不怎麼運動的兩條腿,然後……保持他不緊不慢、有些慢吞吞的步伐,這種就算用跑的也肯定濕透的節奏,那還不如慢慢走別跑了,省點體力。對於不必要身體活動能省則省,這就是一個阿宅的驕傲。

 

 

「真是…明明中午出來時還是大晴天啊…」於是江波濤踱回俱樂部時毫無懸念的被淋的通體濕透,「哈啾!…好冷…」

 

就算是大熱天的,被雨淋的全身濕也是會冷的啊。江波濤揉揉鼻子,把幫隊友買回來的點心放在玄關的地板上,只想趕緊回房間洗個熱水澡。

努力的想把濕答答的鞋子從腳上拔起來的輪迴副隊長此時全部的心神都在自己房間的浴室裡,對周遭環境完全沒有任何防備的他殊不知自己已進入了某人的射程範圍。

 

「…?」坐在玄關旁的小椅凳上的江波濤感覺到燈光被一個黑影遮擋住,一抬頭,便看到自家隊長由上而下盯著自己的俊臉,「小周?啊,你想要的口味超商剛好沒貨我給你買了另一種…」

 

周澤楷原本坐在交誼廳等猜拳猜輸所以出去跑腿的江波濤,等著等著不小心打起了瞌睡,不過沒睡多久便被突如其來的大雨聲給嚇醒,茫然了一陣後便立刻想起了出門在外的副隊長,匆匆的套了衣服和外出褲後就想帶著傘出門接人,但是一到玄關便看到了全身濕透的江波濤已經回來了,並且在與同樣濕透的鞋子奮戰中。

 

白色的襯衫被雨水一淋,變的透明且貼身,而因他低著頭彎著腰,隱隱還能從衣領處看到對方胸前的兩點…周澤楷突然覺得咽喉被什麼哽住了,渴的不得了。

 

「說起來呂泊遠他們跑哪去了?真是一群沒良心的,下大雨也不知道幫我送傘,果然還是隊長最好了啊。」江波濤看著對方手上的雨傘猜出對方的目的,他感激的笑一笑,把右腳的鞋子拔了下來。

 

江波濤其實也是個多話的人,不過跟藍雨的某劍聖不同,他喜歡與人打屁聊天哈啦,跟話嘮的為說而說完全不是同個範圍,平時周澤楷很喜歡跟波濤天南地北的聊(不過有了江波濤牌自動翻譯,他倆聊天周大大不用動嘴),但是現在看著對方全身濕透的笑罵著隊友的不是,他就是覺得很煩躁。

 

「冷…?」看到對方手臂細小的疙瘩,周澤楷難得出聲打斷了江波濤的”自言自語”。

「啊…是有點呢,我等下去洗個澡…嗯!?」還在與左腳的鞋子奮鬥的江波濤被嚇的停下手上的活,原因很簡單,周澤楷蹲下來不由分說的扣住他曝露在空氣的手臂,吻了上來。

 

「嗯…」周澤楷敲開對方的齒貝,舌頭靈活的探進他的口腔裡,等到江波濤嗚嘤著要沒氣了,才緩緩離開他的唇舌,「……冷?」

 

「…嗯…不…」被吻到幾乎斷氣的輪迴副隊長有些虛脫的椅靠在身後的牆上,「……熱了已經。」

 

周澤楷偏著頭,默默的觀察著臉頰和耳朵都紅遍了的江波濤,因有些缺氧而明顯起伏的胸膛在濕透的白襯衫顯得特別…誘人。

 

繼續待在玄關顯然不是件好事。感覺到全身的熱血往下復流動,行動力一等一的輪迴隊長決定直接把戀人打包帶回房間。

 


「小周…!」

「噓。」對因為拍廣告而被逼著每週定時上健身房的周澤楷大大來說,打橫抱起一個江波濤實在不是太大的難事。

 

 

...接下來,閒人勿擾。

 

 

 

 ----------------------------------------------------------------------------

 

雖然說第一個關鍵字是冷冷的吻,但是因為我不會寫吻戲,而且寫一半突然想到好像就算淋了雨口腔也不會變冷(淦)所以就變成了~濕~身~普~累~^p^對不起我沒有把握關鍵字的能力 (自爆)

第二個指的是我本人^p^沒有第三個,硬要掰的話就是完事後的江波濤大大覺得這種事怎麼好像常發生的既視感(再繼續掰啊你#)


昨天被小夥伴虐了,所以暫時先把主力放在傻黃(?)甜上(。

以及現在還不能面對檔案稿丟的打擊…SAI暫時也不敢開了(眼神死透)

 

 


发表于2013-11-18.12热度.